2005-11-18

小白先生

這個人,必須好好講講,他是今年我去大陸結識的一位北京朋友,現在想想也蠻神奇的,交朋友就是這樣:因為莫名其妙的機緣,大家就認識了;投緣的,就熟了;時間久了、經的起考驗的,就成為知交。

小 白,介於普通朋友與好朋友中間吧!他是我在雲南旅遊時認識的朋友,決定要多留在雲南的那晚,跟他熟了起來,一起相約去走虎跳峽。沒想到,他這個帶衰的跟 我這個帶賽的人,碰上十年未見的金沙江氾濫,阻絕了回麗江的路,本來兩天可以完成的行程,花了四天才連拖帶爬的利用各種交通工具回到束河自由歲月客棧,有 一天還走了九個小時的路程,其中的苦、樂、 累、髒都一起度過。算起來,在雲南我們好像只有認識那四天,卻有患難知交的感覺。


一同去虎跳峽走過的泥濘路..

年 紀輕輕的 他,其實只比我大兩歲,經歷過人生的大起大 落,像個老頭子一樣,跟我倚老賣老,笑我是地主家的ㄚ頭(因為我家是種田的,有自己的土地),我也不 甘示弱反譏他是石油小開(因為他父母都在大慶油田上班)。在一起四天,相互交流了一番大陸與台灣的異同。有次我們兩個半夜蹲在金沙江畔聊天,我問他:「為 啥大陸的公廁都沒有門啊?」他答:「門兒要錢啊!誰付這錢啊?這兒一切以簡樸為重!」我點點頭稱說是;他問我:「那台客是啥玩意啊?」,我答:「就像我們 倆現在這樣,蹲在路旁腳開開,目無旁人、聊天聊的很開心很自在,很有根的感覺。」他點點頭表示明白。當然我們都知道彼此在胡扯,但是這種胡扯卻是我回台灣 之 後印像最深刻事情。


爬到氣喘噓噓還是菸不離手,我都笑他嫌自己氧氣過量。

回來台灣後,他在msn上跟我說(用email聯絡都是亂碼,他說可能是共產黨怕他通敵所致),要與朋友合夥在四川成都開腳踏車俱樂部,正在裝修中,明年要帶隊從新疆穿越阿里騎到西藏拉薩。昨晚他跟我說,天氣太冷了,工作暫時停擺,他已經回北京朋友家避寒。還聽他說,黃鶴要去中國地理雜誌上班了,快要可以看到他的文章刊登。其他朋友則是騎車的騎車,爬山的爬山,愛流浪的繼續流浪,開客棧的繼續開。

雖 然他這個人講話常常真假參半,但是總覺得有夢想是件幸福事。週遭的朋友,台灣的、大陸的,分別以不同的速度,用自己的信念與執行力去圓滿人生,那種感覺, 真的很棒。雖然我尚未有任何具體的夢想,但是參與夢想家故事的同時,我也覺得置身於當中的幸福,並且學習到夢想。謹以此篇,紀錄虎跳峽之行,就如 Shine的地下情人說的:「忘了風景,全是心情」!


p.s由於blogspot是被大陸官方鎖住的網站,他看不到這篇文章,不然會被他發現我講他壞話。他常說是因為我散佈反動言論,所以網站才被鎖住...

4 鳥共鳴:

一分 提到...

到北京避寒?
北京比四川成都更冷吧!
叫小白偷懶別找這種奇怪的藉口,
我們還等著去住他的客棧呢!

Shine 提到...

如果有需要,我願意提供版面轉貼
突破中共的封鎖線!

Shine 提到...

啊!忘記說,這篇寫的真是好啊!(用力鼓掌中)
不煽情,卻可以讓人感受到你們的ㄐㄧㄢ情!

Bird 提到...

對阿對阿,
我們的確有「堅」定的感「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