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1-25

邀請-印地安長老口述

摘自新觀念雜誌八月號<邀請-印地安長老口述>

你靠什麼謀生,我不感興趣。

我想知道你渴望什麼,

你是不是敢夢想你心中的渴望


你幾歲,我不感興趣。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願意冒看起來像傻瓜的危險,

為了愛,為了你的夢想,為了生命的奇遇。


什麼星球跟你的月亮平行,我不感興趣。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觸摸到你憂傷的核心,

你是不是被生命的背叛開敞了心胸,

或是變得枯萎,因為怕更多的傷痛。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能跟痛苦共處不管是你的或是我的,

而不想去隱藏它、消除它、整修它。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能跟喜悅共處,不管是你的或是我的,

你是不是能跟狂野共舞,

讓激情充滿了你的指尖到趾間,

而不是警告我們要小心,要實際,

要記得做為人的侷限。


你跟我說的故事是否真實,我不感興趣。

我想要知道你是否能夠為了對自己真誠而讓別人失望

你是不是能忍受背叛的指控,而不背叛自己的靈魂。

我想要知道你是不是能夠忠實而足以信賴。


我想要知道你是不是能看到美,雖然不是每天都美麗,

你是不是能從生命的所在找到你的頭,

我也想知道你是不是能跟失敗共存,不管你的還是我的,

而還能站在湖岸,

對著滿月的銀光吶喊「是呀」!


你在那?學習?學什麼?跟誰學?我不感興趣。

我想要知道,當所有的一切都消逝時,

是什麼在你的內心支撐著你。


我想要知道你是不是能跟你自己單獨相處,

你是不是真的喜歡做自己的伴侶,在空虛的時刻裡。

---

看到別人的網誌轉貼這篇文章,雖然覺得不甚明白,但是對某幾句話蠻有感覺,所以貼上來給大家瞧瞧。


2 鳥共鳴:

一分 提到...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篇文章,我想到了「少年小樹之歌」?的一段文字,這樣的聯想,不是邏輯上的關聯,可能是情感上的"超連結”吧!


你願意在告別世界以前陪我走一段嗎?柳樹約翰?
不必走很遠,就在附近。
我們不需要交談,也不必互相傾訴過去經歷的痛苦,
也許偶爾可以大笑幾聲,或是找個藉口痛哭一場。
也許,我們可以找到彼此遺落多年的失物。

你願意陪我坐一會兒嗎?柳樹約翰?
不長,只要一分鐘,但是要依你的時間單位計算。
我們只需交換幾個眼神就明白彼此的心意。而當我們分離時,一切均已在不言中。
我們將會十分慶幸,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愛著自己。

你願意為我再逗留一陣子嗎?柳樹約翰?
在分離之前,讓我們重溫彼此的信賴和愛。
多年以後,當我再想起您時,我的淚水將會稍止,
而縈繞在心頭的思念,也將會得到些許的平靜。

Bird 提到...

一分姐姐:
果真是超連結,不過你爽就好了,以後歡迎多寫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