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9

畫畫課的小孩

昨天將畫畫課程挪到今天跟四位小朋友一起上,
發現了90年代的小朋友的壓力不是普通大。

一位小朋友上課時異於平常的焦慮,
一直很在乎褲子上被沾到水彩顏料,強調回去會被媽媽罵。
不管老師如何跟他好言勸說,他都一直盧,
後來我拿出幾招A-Sir教我的注意力轉移法,逗小朋友開心,
等到他終於笑了,畫畫老師再補強跟他問說:
「你今天是怎麼了?平常畫畫都很開心啊!今天壓力怎麼會這麼大呢?不過就是顏料沾到褲子上而已,老師會幫你跟你媽媽說的呀!」
他從嘴迸出一句驚為天人的話:

「這就是社會期待啊!」

我跟老師同時大笑出來說:

「有沒有這麼嚴重啊?」


後來我想想,自己不應該這麼失禮的取笑他的煩惱,
所以認真問他:

「社會期待是什麼意思啊?」


他回答:

「現在課本上都有教啊!」

然後我就沒有繼續追問下去了。
直到整堂畫畫課結束了,老師才跟我抱說歉,
解釋說這位小朋友以前不會這樣子盧的。
我向老師詢問了一下那位小朋友學習的狀況,
老師說教他的時間大約比我多幾天而已(我學畫才兩個月),
這位小朋友以前畫畫都非常認真,話不多,
雖然他才小學一年級而已,卻可以感覺到他很早熟,
每次回家前還會含著淚說不要回家,依依不捨的跟老師說掰掰。
雖然小朋友今天淚水也在眼眶中打轉說再見的,
但是盧到自己都沒畫到啥畫,倒是頭一回。

我安慰老師說,他或許只是顯露本性啦!
不要太擔心,也許他是沒睡飽、沒吃飽,或者來的時候有被家長責罵過。
因為我以前好像也是這樣走過來的。

總歸一句就是對自己的情感太「衿」了。
平常都忍住乖乖的,物質條件很充沛,
但是情感方面的需求非常大,
然後身心不平衡時就會有驚人之舉。

這件事情讓我心情落差很大,
因為我想到基金會帶的另外一個小朋友。

一位小朋友有一次放學後在等媽媽接送時跟我說:
「老師,我住在xx路oo號yy樓,有自己的房間,還有床,我覺得好幸福喔!」
聽到之後我差點忍不住要掉淚,把淚hold住後,
笑笑的對他說:「你開心就好!」

這位小朋友因為長年住在貨車上跟著家人四處奔波,
常大人常因為工作忽略小朋友的正餐,有一頓沒一頓的過,
雖然名義上有家,卻只是山上簡單的工寮。

我不清楚他後來怎麼搬到鎮上,
但是他的那句「我覺得我好幸福喔!」一直迴盪在我腦中。

我很難過,台灣現在依然有小朋友挨餓受凍,
還間接因為家庭狀況而遭同學恥笑羞辱,自信心低落到谷底。
只要有人對他多一點關心,他就會開心個半天。
雖然吃不飽,但是當我要請他吃晚餐時,他卻推半天不肯接受。
他只是小學四年級而已。


這篇想寫很久了,但是不知道如何開始起筆,如何結束這心情,
就讓它當一篇斷頭文吧!

7 鳥共鳴:

Quench 提到...

看完這一篇
覺得我好幸福

阿萍 提到...

我也常寫斷頭文,因為小孩多
想寫沒空寫,要寫忘了想寫什麼~~~哈哈

不過,我喜歡你的文章
就像你家的米~~~呵呵!!
這形容不錯吧!!

Bird 提到...

to 無忌大哥,
你跟小黑的反應是一模模一樣樣呢!
Sorry這麼久都沒回應,因為放假放到不想開電腦啦!

to 阿萍:
謝謝你在家裡有三個寶貝蛋的情況下還撥空留言囉!你的形容很讚!我尬意!

Alice 提到...

哈囉!新年快樂!
我是玲君啦!
好久不見--〈好像沒見過呢!〉呵呵
不過,我有時間,都會來逛逛唷!

我其實沒有 寫部落格的習慣 所以 我沒有固定使用的 部落格 不過 看到你的和欣如的呀! 讓我有躍躍欲試的念頭

最近天氣寒冷
要多保重

Bird 提到...

哈囉玲君!新年快樂!
很開心你還記得這裡,不知道你住在哪兒呢?但願沒有埔里那麼冷!!
你也多保重喔!

Alice 提到...

我住在基隆,迎東北季風的城市
我們家最近就像冰箱的冷藏室一樣
超級冷的!

一直都想跟你說
我很喜歡你寫的文章ㄟ
以及照片呢!
讓人感覺很幸福
看你的東西 讓我有從陰天變晴天唷!
基隆最近都沒有陽光 超級陰天的!

Bird 提到...

Alice,
通常我給人的第一印象都蠻灰暗的!
你好像是第一個說我很陽光的人呢!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