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02

murmuring

有時候會熊熊想起來: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我怎會跑到新竹來生活三個月了?想到這兒都覺得事情真是不可思議的發生,一個念頭就過來了,沒經大腦檢測 過(腦袋皺折太少,可能也思考不出什麼玩意兒), 只用淘汰法選擇生活:我不想在A地過生活,所以選擇B地;我不想過A地的生活,所以換B地試試看。到埔里是這樣,到新竹也是這樣。蠻笨的做法,但也是因為 這樣,才不致於讓我面對新生活時產生太多惶恐與不安。
很幸運的是,感覺自己一路都碰上好人幫忙,好朋友更是適時給予支持打氣,聽我抒發抱怨與不滿,讓我卸下這些心情廢料後,載滿能量重新出發。有時候都覺得自己何德何能,能這麼幸運的過日子?想一想也是因為家人做後盾,及時給予金援,雖然不免碎碎唸,但是行動上還是支持的。
有時候,當我想念起玉里的景色、埔里的景色,才會突然清楚的看見自己身處何處,發現要重新適應一個新的生活,莫名的噁心感突然湧起心頭。也許這就是回神過後的恐懼吧?
今天碰上不爽度約半顆星的事情,所以才上來亂亂寫...也許是讓我有反省的機會吧?!好好反省對自己的生活要負責。


2005年的夏天,富里六十石山,金針花未開時。


2005年的夏天,玉里赤柯山傍晚,大霧迷茫。


懷念一屁股坐在台灣的地理中心位置,俯瞰埔里盆地、遠眺暨南大學。
現在想想在虎頭山跑看日落的愜意日子,有點苦,但是可以沉澱很多味道。
(攝影:潤芳)

3 鳥共鳴:

Shine 提到...

"一屁股坐在台灣的地理中心位置"
好豪氣啊!
好像所有的台灣人都在你的屁股底下!
"鄉親啊!這就是愛台灣啦!"

Bird 提到...

無言了...
Shine被選舉影響興奮過度嗎??

姊姊 提到...

宜蘭變天了~
這都是因為我特地回家投票的原因~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