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03

法雅客(Fnac)24小時之台中吐血攝影比賽

我必須先說一句話,我真的老愛做找死的事情,而且還拖人下水!!上個月看到這個攝影比賽的訊息,很衝動又開心的去報名,發現台北場名額爆快的滿了,厚臉皮的寫了好幾封信,跟Fnac哭訴我要報名台北場的理由,結果還是被拒,因此就傻呼呼報名台中場,雖然我對台中的印象僅止於台中火車站到干城附近一帶而已。

憑著這股傻勁,與眾人的祝福,早上十點在台中新光三越廣場集合,天空的顏色很灰很差,但是氣溫卻熱斃了,換上粉熱的橘色T-shirt,拍了愚蠢的參賽照片,經過一個大合照與起跑的儀式,又這樣踏上我的不歸路。

換上橘色T-shirt,拍張罪犯存檔照之後才算報到完成。


可怕的橘杉軍大合照


出發囉!當時一直不懂大家為什麼一定要爭先恐後的...

先跟各位客倌報告一下這個攝影比賽的遊戲規則,今年主辦單位選了5個主題,分別要在24小時內限定的5個時段內完成拍攝動作,拍攝地點不限,每階段主題要繳交4張得意作品即可。用講的比做的簡單,待我慢慢道來

<
題目一>遇見桃花源11:00-15:00
拿到題目的當下,想到第一個句子是「哭爸,這麼難」,而非陶淵明寫的「
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等等OOXX的美麗句子。於是趕緊向鬼點子最多的紅豆姐姐求救。

姐姐說:去找一艘船放在水裡面划,肯定沒有錯!

我回答:去哪找船啊?

姐姐說:不管,你想辦法去弄一艘就對了。

我:
…………………………

接著我又想到可以去藝術街拍攝
台社協的go-in桃花源店面招牌,就是名副其實的「遇見桃花源」了!馬上把這個絕妙的點子跟姐姐報告。

姐姐說:爛,非常爛。

我回答:真的很爛嗎?我覺得還不賴耶!

姐姐說:爛,非常爛。

我:
……………………………

其實姐姐說的話很多,我因為暫存記憶體不足而忘的差不多了。我因為弄不到船在中港路上划,所以只好跑去投靠聖文與曉文,問問看他們這兩個台中地頭蛇有啥好建議。

她們告訴我跟Y.Y.有個美麗的地方叫做南寮村(不要問我是哪裡,我也不甚清楚),我們在這神奇的地方,看見小山谷中有一群牛,山谷延伸出去的地方就是台中盆地,可以俯瞰整個大台中地區,天氣好時可以看見台灣海峽。照理說應該是個很棒的攝影地點,但是「相機一百,天氣零分」的狀況,只拍到都市上空霧濛濛的一片,什麼美景也看不見。


遇見桃花源之一:緣梯行,忘路之遠近,走回頭路會很累。


遇見桃花源之二:忽逢一片草原。在此可俯瞰台中(Y.Y.攝影)

於是我們只好專注在近物─牛的身上。在大中午的熱天,跑到這個曾經有土石流的山谷中去追逐牛群,拍到牛之後,我才悲情的發現爬上來比走下去還累,可能是前一天跟怡蓓聊天,update八卦消息聊到太晚所致。

遇見桃花源之三:方圓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


遇見桃花源之四:可惜只有怪牛幾隻,加上天氣爆熱(Y.Y.攝影)

拍完之後接著衝去拍大肚山上的碉堡,也是另一個神奇的地方,感覺自己來到風之谷的取景地點。拍完碉堡後,只覺得心情愉快,最後才熊熊想起這跟主題「桃花源」似乎八竿子打不著,跟戰爭倒是關係密切,發現自己失策了,花了這麼多時間拍玩意兒。這時候已經兩點多了,只好匆匆趕回下一個集合地點─台中舊酒廠

可愛的碉堡

<題目二>年華15:30-20:00
千鈞一髮的趕到第二個集合地點,繳交完照片後,領到的題目也令我頭大!年華到底要怎麼拍呢?跟Y.Y.想了很久,決定找一找對比性的事物,譬如:老人與小孩之類的,顯示年華的流動性。

在此有個小插曲,主辦單位在這關弄了個「會外賽」,題目是:「你說奇怪不奇怪?」,限定一組只能交一張。這根本就是我的強項,馬上構好畫面,去酒廠敞開的大門口拍張爬牆照,這樣你說夠不夠奇怪呀?


大門開著幹嘛還要爬牆本人我在此又獻醜了。(Y.Y.攝影)

拍完爬牆照之後,兩個對台中一點都不熟的人,開始找有「老人與小孩會同時出現」的地方。因為台中酒廠在台中火車站附近,所以我建議去火車站繞繞,騎到火車站時發現很難停車,轉而向火車站旁的市場進攻。


個人還蠻喜歡這張的...

市場果真是個謀殺底片的地方,有很多奇奇怪怪的鏡頭好拍。我正想要以一老一少兩個婦女來表達「年華」,結果真讓我帶賽的瞧見了!兩個正在剝生薑的母女動作一致,默契十足,我厚臉皮的央求她們給我照一下,原本以為會被拒絕,沒想到她們卻笑的花枝亂綻的給我拍!真是天助我也!

年華之一:鴿子


年華之二:母女

後來Y.Y.建議主角擺在「人」以外的事物上,比較能跟其他參賽者顯示差異,我們就轉戰附近的公園,發現一堆穿著橘衣,手拿大砲的傢伙在公園穿梭,還好我們早就把橘衣服脫下來,不然一下子就暴露行蹤。


年華之三:花樣年華(Y.Y.攝影)


年華之四:遲暮與朝暮

我發現大家真的都狂找人拍:爸爸與小孩、少男與少女、老翁與老婦、老人與兒童、年輕外勞婦女與坐在輪椅上的阿媽等等,感覺自己真是一點創意都沒有。後來Y.Y.建議去找建築、植物、動物等來表達年華的感覺,總算讓我們這組跟別人有些區隔性。拍完這個主題之後,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吃頓晚餐跟挑選繳交的照片,接著就到下一關集合地點─台中放送台

<題目三>默絜20:30-23:50
不要懷疑,主辦單位發的題目真的是「默絜」,剛拿到時真是挫賽,雙腿發軟,向主辦單位投以求救的眼光後,她們以鼓勵的口氣說:「不要懷疑,真的是我們打錯了,題目應該是默契。」。
好吧!即使是打錯了,這個題目也是像上一個,很普通,但也很難拍!大家想的方向都差不多!於是又開始傳簡訊向我的智囊團求救,大家也紛紛熱情回應。


玟萱
:兩個人相視不語,面帶微笑我知道很爛啦!若你沒得獎我不會笑你的。(現在想想我真應該採用玟萱的建議,這樣我沒得獎都怪到玟萱頭上去!)

澤銘說:兩個人到Fnac一起挑同一本書,並且Fnac要擺在畫面正中間。(我想對澤銘說:你是受到公家單位的核銷方式荼毒太深了嗎?太狗腿了…)

玟萱又說:車禍也是一種默契。(恩!這真是個有創意的點子!那天晚上我很認真的在搜尋警車,還想說要不要自己製造車禍算了。)

澤銘又說:去十字路口拍車子同時亮方向燈,這要曝光時間長一點。或是兩輛murch同時要進motel(大哥啊!我只能說,感謝你的建議,我知道你是提爽的…)

後來姐姐打 電話來說:「快去找電梯,找大家同時按電梯上下樓層按鈕的樣子!認識的人有默契不稀奇,不認識的人有默契才厲害!」想這個題目想到快發瘋,加上我的體力又 有點耗盡,姐姐這麼神來一點讓我一下子開竅了,想到可以找公車站等車的人同時招手的樣子、書店或超市裡同時挑選同一樣物品的人,以此類推。

於是我跟Y.Y.開始找尋拍攝地點,繞著繞著看到有「台中墮落街」之稱的一中街,停車,約好碰面時間地點,各自去找尋獵物了。


默契之一:一起梳妝打扮(Y.Y.攝影)


默契之二:炒菜師傅(Y.Y.攝影)

拖著沉重的豬腳,與透支的精神,我看到什麼就隨便拍。三個同時拿著手機的好友、看演唱會同時張開嘴的妹妹,穿戴著同樣的衣服、背包的兩個弟弟、兩個相鄰一樣的招牌(這是拍無聊的,這兩間根本就是同一家店面)…。接著到公車站牌去等待,等待一排人同時招手的壯觀景象,卻晴天霹靂的發現,這裡因為是鬧區,所以上下車的人爆多,根本不需要招手公車自動會停,傻傻的等了很久,才發現這個事實,轉而拍攝垃圾來發洩!這麼多人同時丟垃圾在公車站排旁邊,夠有默契了吧!

默契之三:
三個臭小子拿著同樣的手機一起照偶像

後來就開始玩起來了,我提議說:來拍無影腳吧!可表達左腳跟右腳很有默契的運動著,才能移動人體!於是兩個人在深夜11點半的街頭,輪流走來走去,相互拍攝對方的無影腳。挨到11:50,在中山堂前廣場集合,準備領取第四個題目。


默契之四:我跟麥當勞叔叔真有默契!(看就知道這種偷吃步的爛動作是老娘我想的,Y.Y.攝影)

<題目四>虛與實00:30-05:00
第四個題目蠻有創意的請廣播電台宣布,主辦單位弄了台收音機,在廣場放給大家聽
(畫面蠻奇怪的…)。手法很高招,但個人並不欣賞在晚間12點使用。因為我本身在極度疲倦之下,還要仔細的聽囉唆的廣播主持人故意釣人胃口的分段宣布題目、集合時間等等,讓我分身差點抓狂爆炸。總算拿到另個機車題目─虛與實。不用想太多,回聖文家洗澡睡覺先!


累了就開始胡鬧以便提振精神(Y.Y.攝影)

回到聖文家梳洗一番之後,神經錯亂之際又開始亂想如何拍攝虛與實,看見聖文在玩電動,就想說拿張碩士證書放在他身後,也是一種「虛與實」(自己想為什麼,不要問我);拿個布袋戲偶在他身後揮舞,也是另種「虛與實」(布偶是虛的,人是實的);拍個從鏡中拍鏡子,形成循迴的畫面,也是種「虛與實」;拍一個人在看報紙,也是虛與實(報紙很虛,人很實)…等。


虛與實之一:晚上不睡覺在照相的人(Y.Y.攝影)


虛與實之二:無題
。這張是亂按,按到剛好兩人都在喝咖啡,形成對比。


虛與實之三:求職專欄的虛與實


虛與實之四:黔驢技窮之下把無影腳拿出來用(半夜在火車站拍這個畫面挺恐怖的...)

想這些有的沒有的東西時,睡意也同樣無情襲來,幾乎快要被打敗了,好想好想放棄這次比賽。想到大學時期沒事都半夜三四點才睡,真懷疑自己當時是怎麼辦到的。不管怎樣,我們還是努力的給他亂拍幾張交差,前往台中火車站集合,領取最後一個題目…

<題目五>彩與悸動5:30-10:00

乍見晨光

領 到題目時我已經精神崩潰了,想說豁出 去了,買條彩帶在火車站前跳舞算了!就是名符其實「彩與悸動」!一邊胡謅一邊走出火車站時,看見一堆人駐足在火車站前的廣場,順著他們的眼光與鏡頭方向看 去,天啊,真美!沒想到老天爺這麼幫忙,送給大家美裡的朝霞,看著粉、紫、橘、黃的彩不停的變換,真的捨不得離開,大家都卯足勁來拍攝,我都看到呆了,後 來才想起要拿像機出來拍個幾張!還是老話一句,眼睛看到的比較美(自己技術差,只好這麼說)


彩與悸動之一:受到晨暮感召的人們


彩與悸動之二:晨暮由紫紅轉黃橘色

經過晨光的洗禮,我好像清醒許多,胃也開始咕嚕嚕叫了,我們倆開始找早餐店,吃著早餐時,Y.Y.發現一份簡單的藍莓厚片也透露著令人感動的色彩(肚子餓,當然感動囉!),因此拍了張厚片土司之彩與悸動。八點不到,我們就拍完了,但是必須等到十點才能交照片,因此,回到最後一個集合地點─新光三越,等待活動結束!


彩與悸動之三:令人為之炫目的藍莓厚片(Y.Y.攝影)


彩與悸動之四(Y.Y.攝影)

到新光三越時,已經有一些團體回到這邊打地鋪睡覺了,雖然有點不好意思跟流浪漢搶板凳,不過我實在太睏了,倒在大理石椅子上就睡著了。本想拍幾張橘色軍團睡在馬路邊的照片,但是實在是心累手軟了,就不想再拿出像機來大家請自行想像吧!


感謝以下友情贊助商:

感謝佳臻提供活動訊息

感謝怡蓓贊助台中住宿地點

感謝聖文、曉文提供住宿地點及鹹稀飯、冰茶、起司蛋糕等補及品,並且提供台中景點諮詢服務

感謝姐姐給予迅速而有建設性的建議

感謝玟萱、澤銘的腦力激盪

感謝Y.Y.幫我借像機並且陪我一同參加這個令人吐血的活動

感謝借我A1的不知名人士,我不認識你,但是我謝謝你


p.s這長篇寫超久的終於寫完了…呼~好累!

10 鳥共鳴:

匿名 提到...

你不說,還真不知道那天你那麼累... Sorry!
- Passer

維特魯威人 提到...

這個比賽通常參加過的都不會在第二次的虐待自己...這是明智的抉擇,我是去年參賽者,更想罵髒話...所以今年沒參加....

維特魯威人 提到...

再推一個...
就是我們去年竟然沒想到打電話問人家意見
自己呆呆的亂拍一通..淨拍些沒創意的照片
不過黃衫軍真的還是沒變..只是換了顏色,
一樣繼續在街頭亂竄...

Bird 提到...

TO Passer:
別這麼說,多虧有你,不然我早放棄了!!

TO 佩瑾:
不過我現在有點忘記當時多痛苦了耶!
說不定明年再去參加!

Shine 提到...

怎麼會這樣?
我本身覺得,跑到台社協去照「遇見桃花源」的點子還不錯耶,真的有這麼爛嗎?

阿幹 提到...

4個字....COOL....
等我工作不幹了之後
我也要搞一個

維特魯威人 提到...

TO 幹家長:
這種活動不需要辭職才能作,
我去年參加的時候我也還在上班,
他是六日的活動...你都沒注意佳蓁發的消息喔...我要告訴她


TO ㄆㄤ同學:
這麼快就忘了..我現在還依稀隱約記得那種頭重腳輕,眼睛渙散的感覺ㄝ..難怪我同學死都不想再參加。果真少了一站有差!!

Bird 提到...

對啊!這種事情不需要等辭職以後幹好不好!

一分 提到...

嗯...拍得好,寫得更好。
欣至你要不要去考台南藝術大學的”音像記錄研究所”,
覺得你蠻適合拍紀錄片的。

Bird 提到...

ㄟ...我有一點點視考試為畏途...
再說吧!等信心能量累積足夠後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