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14

眼睛上天堂─香格里拉行

踏出繁華的麗江市束河鎮,懷著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前往迪慶藏族自治州首府中甸縣,也是「正名」為「香格里拉」縣的地方,想要找尋到傳說中美如仙境的地方。

出 發前看了很多書籍介紹以及朋友所拍攝的照片,都認為這麼美的地方應該不是我這種平 凡人可以看的到,一方面我們出發的時間是夏季、雨水集中的季節,超級擔心一路上看到的除了霧還是只有霧;另方面都覺得遊客可以用屁股到達的地方,鐵定被破 壞的差不多了。我所期待的是,能看到超過想像的美麗風景;所害怕的是,這些美麗的地方無法親臨到達或是早就開發殆盡了。

心中的日月─香格里拉

在英文中「香格里拉」(shangri la)是世外桃源的意思,此詞最先出現於消失的地平線這本小說中,描寫「香格里拉」是個擁有平靜湖泊、美麗草原及成群牛羊的地方。我出發前有K過這本書,只看到主角墜機在香格里拉,至於他看到什麼我一概不清楚,懷著這種懸疑又興奮的心情,我也闖入了香格里拉。

同行的夥伴

巧 的是,到這兒我才知道,迪慶自治州的 迪慶二字在藏語中就是「吉祥如意的地方」,「香格里拉」則是「心中的日月」之意,是個美好且理想的生活環境。原本麗江及中甸都在爭取擁有「香格里拉」之名 的正統地位,但是中甸在多方查証之後獲勝了,至此向世人宣布香格里拉之名歸她。其實聽完這個故事之後,覺得蠻無聊的,因為走完這趟後,整個雲南在我心中, 都是香格里拉。

踏出麗江沿途看見的風景

前往中甸路上,放眼可及納西族的小聚落,一簇一簇咖啡色屋頂點綴著青綠高原,看多了就覺得,這些建築好像本來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顏色竟然如此協調。

納帕海
伊拉草原上的牛羊

坐 在車上隨著公路橫越了高山,切穿高 原,進入迪慶藏地自治州之後,我看到期待的畫面:馬兒一隻隻悠閒的嚼著草,放牧的牛羊成群散佈在山間,不時在公路上還可見到牛兒爭風吃醋的大打出「角」, 連大卡車都得禮讓三分,等他們怒氣平息才能通行。一路上還看到一張張立在草原上像是大巨人的椅子,詢問了開車的師傅小李,才知道那就是用來曬青稞的青稞架,我開始遁入想像空間:若沒有這些公路,眼裡所見會不會更美麗?
藏族民居與青稞架

松贊林寺

到 中甸之後,去參觀有小布達拉宮之稱的松贊林寺,尚未到達松贊林寺之前,藏族的姑娘 就給我來個震撼教育。因為松贊林寺是觀光景點,停車場成為一門好生意,到此的遊客都得給個五塊十元的停車費,但是我們的師父小李直接開進停車場,沒搭理那 位收費的藏族姑娘,原因是他認知上是裡面停車場會收費,不用在外面路口先「繳費」,因而大喇喇的將車停好位置,沒想到那位姑娘從遠方氣呼呼的跑到我們停車 的地方喳呼罵人,說我們進然不繳費就衝進來,真不是蓋的兇,還運氣用力拍小李的麵包車,外加附贈一口唾液,然後收了費,再罵一罵人,才又氣呼呼的走人。我 按照台灣人的邏輯,擔心的問小李說:「你的車等一下會不會被刮?」他直說沒事沒事,要我們放心的參觀松贊林寺。看著那口唾液漸漸蒸發,我只好假裝沒事的進 入寺廟。

到了門口又是另一個震撼場面,許多藏族的大人小孩都穿整套傳統服飾,向遊客招攬一同合照,?拍一張就得再意思意思給個錢,雖然小李之前有先告知過我們會有這樣的狀況,可是親眼目睹了還是覺得很壯觀,不知道該用啥形容詞。有位年約三歲的小朋友因為招攬不到生意,嚶嚶嗚嗚的在哭泣,接著聽到他媽媽正在教育他說:「你要說啊!說漂亮的姑娘拍張照嘛!」當下看到小朋友哭的這麼可憐,很想過去就跟他合照算了,但是又忍住了,聽著他的聲音從我背後消失。

還沒看到松贊林寺的真面目,我就已經留下兩個深刻印象了。沒想到,走進松贊林寺後,我的遺憾又多了一個。遊客多到磨肩擦踵,一個接一個的進寺廟燒香奉獻,然後領取一串佛珠,有點強迫中獎的感覺。待沒多久我就出來廣場透氣,對於藏傳佛教充滿莊嚴而神秘的感覺已經破滅。

高原反應

到 松贊林寺登上海拔三千多公尺的階梯, 大概走五階我就得用力換氣及休息,我一邊走一邊拍照,緩和自己的步行速度,也遠遠的跟同伴拉開距離。從第一天抵達麗江,就已身處兩千四百多公尺,到松贊林 寺已是第四天,也爬升到三千多公尺,氣喘不過來的狀況仍沒改善,白天感覺到腦殼裡平常裝的廢物有點呼之欲出,時時腫脹疼痛,晚上睡眠品質也不好,早晨起來 都會心悸,食慾更是令我吃驚的稍稍降低,寫明信片的內容語無倫次、住址也完全抄錯,這時候我才開始相信,我真的有高原反應了。

白馬雪山

行經東竹林寺
東竹林寺較松贊林寺清幽安靜,感覺很好
奔子欄的水果攤

忽視自己的身體反應,硬著頭皮前往下一個目的地─德欽飛來寺,途經奔子欄、東竹林寺,老天爺都賞光,撥了陽光給我們拍拍照,雖然大部分時間雲還是蓋滿天空,但是我已經心滿意足了。在經過此行最高點,白馬雪山的?口4292公 尺處,我們下車「野放」,也就是進行所謂尿尿的動作,忍著被高原灌木扎屁股的風險,我們一個個快樂的在大自然上廁所,享受難得的奢侈與輕鬆,不用在沒有門 的「衛生間」踮腳躲大便、跺腳趕蒼蠅蚊蟲,還可欣賞美麗白馬雪山,就心滿意足矣!只是在路邊樹林「野放」完後,四肢因為血液循環不佳而有點控制不住雙腿的 力量,差點一掌蓋在自己排泄物上,真是有驚無險。
野放時的風景

看見卡瓦格博的幸福

過了白馬雪山,小李不停的開車,我也不停的睡,在彈石路(1)上顛顛簸簸的到了德欽縣,在一地休息處可欣賞梅里雪山的卡瓦格博峰,天氣很棒,出了大太陽,但是迎面的風是冷的,感覺挺特別,皮膚曬到太陽的地方是燙的,身體卻穿著羊毛衣。傳說看到卡瓦格博峰的人都是幸福的,我們在這兒等了半小時,雲仍然遮住卡瓦格博峰的頂端不肯飄走,我們只好棄械投降,搭車繼續前往飛來寺。
沒拍攝到卡瓦格博峰讓我有點惋惜

抵達飛來寺後,我們投宿在山行者部落,客棧在暑假期間幾乎天天客滿,但是這兒的背包客還是秉著同理心,大家為我們四個女生擠出一間房,讓我們得以有地方好落腳,讓我心中小小的感動著。

在 這兒,日落的時間通常是八點左右,稍 事休息後,天尚未黑,我們走向飛來寺的其他客棧及酒吧逛逛,看到一大片平台正對著卡瓦格博峰,一堆人就坐在正對山峰的客棧窗台、陽台上抄起單眼像機猛照, 頂著風我們也加入行列。沒想到,卡瓦格博在這時候露臉了,這時真是懊惱自己把像機放在客棧充電!看著大家快樂的拍阿拍,我只好用肉眼好好的記下,令我感動 的那一刻。

卡 瓦格博峰在藏傳佛教中是佛祖的守護 神,雖然她的海拔只有六千多,在藏民心中卻是佔有不可侵犯的神聖地位。傳說達賴喇嘛來這兒祭祀時,曾對著記者說,要照相的人注意了,待會只有幾分鐘時間, 然後雙手一舉,只見卡瓦格博峰頂的雲以拉幕的方式,向兩邊退去,露出臉來,過幾分鐘達賴喇嘛祭祀完後,祂又迅速的躲到雲後,令人嘖嘖稱奇。

數年來,有許許多多的登山隊前仆後繼的想要征服卡瓦格博這座處女峰,卻都無功而返。1991中日聯合登山隊只差200公尺就可登頂,是目前距離峰頂最近的距離,一場雪崩卻將登山隊一行17人留在梅里雪山中長眠,只剩下說不盡的傳奇故事流轉在當地藏民口中。後來當地藏民向德欽縣府請願,立法禁止攀登卡瓦格博峰,讓人們永遠只能遠遠的在雲霧中瞻仰祂的美麗。
於飛來寺所攝的卡瓦格博峰(玟萱攝影)

相關連結:
不該發生的梅里山難
重現
13年前的梅里山難


1:又稱玉米路,冬季下雪時,為避免車子打滑,有些高山路段都鋪滿小石塊

其他香格里拉照片

2 鳥共鳴:

一分 提到...

蘊釀了這麼久,果然一瀉千里,產量驚人,佩服!佩服!

Bird 提到...

恩,你不知道我有腸躁症嗎?
PO完兩篇後大概要休息一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