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14

神山腳下的藏族村落─雨崩

波光閃閃的瀾滄江

趕了兩天路,從金沙江流域跨到瀾滄江流域,為的就是前往一個三十多戶的藏族小村,她有個美麗的名字叫雨崩,名字雖美,但我直覺上認為這裡是個土石流很多的地方(職業病)。雨崩至今沒有對外公路,進入村子一律騎馬或走路,聽到這個消息讓我興奮不已,因為我從來沒有騎過馬。

事前打聽到,車子只能走到西當溫泉,從飛來寺驅車前往西當村只需一小時半,再從西當溫泉下車,租馬匹進雨崩,上坡路約需三小時,下坡路一小時半。我們聽從自由歲月王大哥小芳姐的建議,上坡路騎馬,下坡危險,自己走路既安全也省錢。

我在瀾滄江畔哭泣
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毛路

不過事情不是憨人想的這麼甘單,我們尚未抵達西當村,小李的麵包車就先在瀾滄江畔掛點冒煙了,原因很兩光─機油沒了。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停在炙熱的毛路(1)上,雖然沒啥風景跟樹木遮陽,我們還是很自得其樂的下車找地方掩護尿尿,以及拍一些無聊搞笑照。最後決定讓麵包車休息一陣子,開一陣子,就這樣停停走走的到了西當村隔壁的榮中村,小李當下迅速的在當地叫了台車把我們送進西當溫泉,自己將車子開回飛來寺修理,我們依依不捨的道別,約定兩天以後見。經過這麼一折騰,我開始想到是否忘記在飛來寺上香拜拜,以致於今天走的如此不順。


我們假裝在推車,前面的師傅小李認真修車完全不知情
一腳跨越瀾滄江(鈺芬攝)
我在瀾滄江邊哭泣(鈺芬攝)
用一手三指就可攀岩的奇人(鈺芬攝)

從西當到雨崩

西當村民出租馬匹是採分配制度,每匹馬都輪流接客,誰都不多也不少,輪到的馬匹再由遊客抽籤,看坐抽到哪匹馬就得坐那匹,很公平。剛坐上馬的我,興奮極了,只顧騎馬的威風以及欣賞風景,忘卻馬兒走山邊的危險,也忘卻屁股的不適。沒過多久,我就發現自己抽到一匹懶馬名叫拉吉,走三步就偷懶休息,邊走愛邊拉屎,頻率之高可媲美台北捷運的班次,令其他馬「望屎莫及」。過了兩個休息站,我們終於給馬扛上ㄚ口,在馬上沒事情做的我也快睡著了,慶幸終於可以下來走路。
途中的小賣部,是我們上山動力的補給

從ㄚ口走到雨崩,一邊走一邊看著梅里雪山的神女峰、將軍峰、五指峰相伴我左右,有人稱這些山是太子雪山,非梅里雪山,我也搞糊塗了,只覺得不可思議,我真的到了曾經想像過的地方,管祂叫啥名字,美麗就好了!走了一個小時半,看到雨崩上村一第家梅里客棧,坐在客棧裡,從窗口望出去就是神女峰,我們聽從王大哥的建議住了下來。

一路上菘蘿匹垂
ㄚ口的景色也很迷人
神山、品萫與胖弟弟

聽說雨崩村裡的客棧採共產制度,大家經營客棧所得抽一定比例出來歸全村所有,接待遊客也是輪流制,有人會在村口帶你到今天輪值的客棧。但是當我走到村口時,沒有半個人,我們就直接敲門找梅里客棧老闆幫我們橋間房間住下來。

從樹林間瞧見上雨崩
村口第一家客棧
窗口就可看見雪山

傍 晚跟品萫一起洗個戰鬥澡,這兒是利用 太陽能發電,所以沒太陽就沒電,有太陽時,若是其他遊客洗澡先把電用完了,也是沒電。水管因為生鏽,流出來的水顏色頗怪異,還好浴室沒電,看不見紅紅的水 令我安心許多,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擦完身體就算大公告成。睡覺前,聽著玟萱的大表弟(真的很大的)邢福欣唱著白天馬夫唱的藏族小調─拉薩酒吧,呼呼地進入夢 鄉。

拉薩的酒吧裡啊,什麼人都有,就是沒有我的心上人。

她對我說,不愛我,因為我是沒有錢的人。

都市的酒吧裡啊,什麼酒都有,就是沒有我的青稞酒。

一杯兩杯ㄟ,我也不會醉,因為我是個大酒鬼。

外面的世界裡啊,什麼歌都有,就是沒有我的這首歌。

一首兩首,誰也不會火,因為我們是流浪歌手。

1:毛路就是尚未開好的公路,爛爛的砂石路。

有關西當到雨崩的其他照片

1 鳥共鳴:

阿幹 提到...

阿~~阿ㄆㄤ阿
我看你要不要出本書阿~~
你很會寫耶~~~
不過也很羨慕你能寫這些東西...
先預告一下...
10/22同學會阿~~要來阿~
細節再通知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