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4-04

黑色維納斯-讀後分享

內容簡介:

十八、十九世紀英國殖民下的南非實行種族隔離政策,除了在南非挾持自身武力、經濟優勢,奴役非洲大陸上的原住民,也將販賣當地居民至歐洲視為一筆好生意。
本書主角莎提.巴特曼(Saatjie Baartman),因為有特大的臀部與陰部特徵,雖然在她部落裡是美的象徵,在歐洲人的眼光裡卻是怪物、更是白人優越的鐵証,而被當成珍奇動物般在歐洲轉賣、展示。受盡嘲弄和鄙視後,被主人認為無價值而任其在巴黎街頭自生自滅,25歲時因疲病而死。法國基於醫學研究價值,讓她死後仍不得安息,將她剝皮製成標本,在法國人類博物館展示100多年,直到200年後,她的祖國南非經過7年努力爭取,才讓她魂歸故土。


--摘要來源:【博克來網路書店


看這本書時,很不好意思的說,我在圖書館痛哭流涕。
雖然說我的眼淚沒有什麼價值,看到一點點感動的事情就大哭特哭,
且這本書也有點煽情,站在巴特曼的立場書寫的,
但是這本書還是值得跟大家推薦。


尤其是以下幾句話在我心中回盪久久無法平復:


我們討厭被歧視,
但遇到比自己更弱的人時依舊歧視他。
我們討厭被壓迫,
但遇到比自己更窮的人時依舊壓迫他。
我們討厭恐怖主義,
但我們執行反恐怖主義時手段更恐怖。


這幾句話,寫在書的第一頁,
初看時真的讓我震撼不已。
因為我發覺生活周遭,
不同的人以不同的偏見,產生歧視,
活生生的印證上述話語。


雖然現今台灣好像看不見類似巴特曼的悽涼遭遇,
因為時空背景不允許。
但是卻有對待巴特曼同樣的眼光與同樣的態度,
若是有十八世紀的背景,
也許就會重演巴特曼的故事。


我覺得台灣相較於南非,雖然沒有實施種族隔離政策,
人與人,族群與族群,心理上懷有的偏見卻如同種族隔離政策般,
把大家切的乾乾淨淨的。


我相信台灣也跟南非一樣,
是個美麗的彩虹國度,
不同族群、膚色的人若能相互欣賞,
即使大家有差異,也能讓差異綻放美麗的色彩。


這是我理想性的看法,與你一起分享。


以下收錄南非大學科伊桑族裔學系系主任,同時也是南非當代著名女詩人菲拉斯(Diana Ferrus),獻給莎提.巴特曼(Saatjie Baartman)的詩(這首詩也是讓巴特曼得以回家的關鍵):


獻給巴特曼


我來帶妳回家

還記得大草原上妳的家鄉?

在大橡樹下茂密的青草如茵

那裡的空氣沁涼,陽光柔和

我在山腳下,為妳鋪上一張床

用布卡花和薄荷葉蓋滿妳的毯子

四周都是黃色、白色的伯提絲

溪水在沿著小石塊跳躍著

並且一路低吟著歌曲



我來是為了救援妳

從那些住在陰暗處,緊抱帝國主義

怪獸的貪婪目光下

從那些一吋吋切割妳身體的

還有從那些一口咬定妳靈魂是惡魔

宣稱他們自己是掌權的神祇手中

救援妳

我來是為了撫平妳沉重的心情

我以我的胸膛來接納妳受傷的靈魂

我用我的雙手遮蓋住妳的臉

我用我的唇覆蓋妳頸上的傷痕

我將得以一覽妳的美麗

因此,我將為妳歌唱

因為我已帶給妳平安


我來帶妳回家

那裡,古老的山脈呼喊著妳的名字

那裡的空氣沁涼,陽光柔和

我在山腳下,為你鋪上一張床

用布卡花和薄荷葉蓋滿妳的毯子

四周都是黃色、白色的伯提絲

我來帶妳回家

在那裡,我將為妳歌唱

因為妳已帶給我平安

2 鳥共鳴:

Shine 提到...

雖然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不過這一篇寫的真的很好

我同學說,你是優質的七年級
和他在學校裡教的那些七年級大學生一點都不像

Bird 提到...

感謝你告訴我!
一句「優質的七年級生」,
又讓我差點掉淚...
洗刷我頭頂上的爛草莓印記...

其實週遭很多同年紀的七年級(70年次)
都有共同的辛酸,
找工作時都頂著草莓的「光環」。

這也是另一種歧視吧!

在此狂妄的代表七年級邊緣人的心聲:「人不是這樣分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