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25

命運有時候就是這樣

“命運有時候就是這樣,沒有辦法用言語解釋”
---《一公升的眼淚》
其實以前常有憂鬱的念頭,只有少數朋友知道而已。在人前愛扮開心果,因為我知道大家都喜歡朝向陽光、充滿活力的人。但是心中總有一片陰影揮之不去,讓我每一步都走的巍巍巔巔好不踏實。那片陰影老是跟我招手說:人生啊,好苦。每看到他對我揮手時,我都不知道該如何拒絕他的邀請。因為,我沒辦法對自己交代,人生,到底為什麼而活呢?

我當然是沒有資格說,擁有物質或心靈上的苦,也許我正是周遭朋友之中最沒資格說苦的。但是我總是有一種轉不過來的念頭,思考著:我到底為什麼而活呢?每當想到這裡,就覺得自己的世界傾斜了,無法維持平衡。

大約10歲的時候,我第一次思考,人類生下來到底是做啥用的?大肆使用資源,製造垃圾,對地球其他生物,有啥貢獻了?只是吸乾喝盡一切罷了。我為什麼要被生下來,參與這些?

或許當時的我知道,目前的心靈會乘載不起這個大課題,所以悄悄把這個念頭壓下來。我沒有問任何人,只是像大人一樣對自己述說官方版本:「長大以後就會知道了。」

不過這個念頭就像單純疱疹病毒一樣,感染了之後,就會永遠潛伏在淋巴系統裡面,只要我對人生方向沒有適時調整過來時,他便出現,提醒我,好好思考這個念頭存在的意義。

到了大學快畢業之後,是第二次發作。他逼我第一次正視這個問題,症狀不輕微,失眠了很久,瘦了幾公斤(不過都在正常範圍值內,因為我有很大的額度可以瘦)。由於當時是人生的一個轉折點,迫使我重新拾起那個念頭:我到底要做什麼?

呵呵,我到現在還沒有答案,不過我有朝解答這個問題的方向前進。

有勇氣跟上一輩的人談這些想法時,總是被批一句:吃飽太閒。聽到的回應不外是述說著當年台灣剛光復,貧困的景象還歷歷在目,心中只有「生存」二字,沒空想那些不能當飯吃的理想,你們這輩青年不好好幹正事,賺大錢,想這些東西浪費時間與力氣。

我可以釋懷的是,不同的時空背景或社會,都有他們的苦處,聽到長輩的回應後,便讓我重新思考,所謂的痛苦,到底是要怎麼比較衡量呢?沒有飯吃的苦,比較苦?還是心靈空虛的苦,更苦?

我不是佛祖,能用身體實驗對照法去感受疾苦,即使這麼做了,也不該有標準答案出來,因為每個人的感受實在不同,我相信每個社會或時代都有自身的麻煩問題待解決,當年祖父母或者爸媽那個年代,責任就是活下去,好好的撫育下一代;我想或許這時代,有這時代未決的苦:心靈貧乏的苦。

以上,雜七雜八的想法,是重新再看「一公升的眼淚」這部日劇的想法,沒有想到一公升的眼淚可以讓我產生一噸的廢話。完全的亂入了~~~

片中的亞也問道:「病魔為什麼挑上我呢?」她自己給的答案是:「命運有時候就是這樣,沒有辦法用言語解釋。」對於生命的必然性,無法掌控的未知,我們似乎只能學習去面對。

苦也是一天,甜也是一天,就用經歷去盡情填滿生命的每一天。這正是週遭的朋友們用生命對我解釋:「活著,便是最大的恩賜。」

我只能這樣說。

1 鳥共鳴:

Lydie 提到...

看一公升的眼淚日劇版的時候
我在電腦前面也哭的晰哩嘩啦

我哥也在電腦前哭了..
不過他的結論是
要是有長這麼漂亮的女生
他也想照顧她
男人啊 男人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