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09

Prejudice

我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我也永遠不會知道她曾經用什麼樣的心情過日子。

------------------------------------
上listening and speaking的課時,認識了一位可愛的泰國小護士,年紀小我三歲,看起來蠻有日本沖繩島人的味道,有陽光般的皮膚,口音也挺像日本人。上課十分認真,總是和藹可親的圍繞著大家轉,散發著一股幸福洋溢的味道。

一開始覺得她有點過分熱情(不過她到也沒有熱情到我頭上就是了,可能我殺氣比較重吧!),認為她應該是舉起食指跟中指永遠比著"Peace & Love"的那種天真女孩。不過總體上來說,我是很喜歡這類型的女孩作朋友,永遠笑咪咪、親和、舉止活潑又可愛。

她通常都是比工友還早到學校的那個人,因為她阿姨礙於上班時間的緣故,每天早上六點半就得送她到學校,而她會一間一間尋找適合小睡一覺的教室。因此,哪間教室暖氣最暖,哪間教室散發妖氣,她已經摸到不能再熟了。

我不太記得我們怎麼熟起來的,大概是因為吃中餐而熱絡起來的吧!每天中午吃飯時間,都像是小型聯合國聚餐會一樣,大家各自帶自己做的午餐,同時也分享給每個人嚐嚐各國食物。一開始是我先連續帶三四天的滷肉跟魯白菜,後來大家也跟進,讓每天中午吃飯時間變成廚藝交流跟品嘗大會。

今天,因為老師補課,本來不用上課的周五早晨,沒事好幹,就
跟她約好一起去拜訪墨西哥早餐店。吃著早餐時,她緩緩平淡的用不流暢的英文跟我講著她的故事。從她男友、弟弟、到沒見過的家人。我才發現,天真的女孩應該是我。

她說,她兩歲,她弟弟出生才六個月,媽媽就死於癌症,爸爸不知道去哪裡了,扶養她的是保母,保母人很好,沒把她們送到孤兒院,義無反顧的將她們帶到大。高中畢業後,她的一位
嫁給美國軍官的親阿姨贊助她上護校,然後帶她到美國來念語言學校,希望她能申請就讀當地的nursing department,接著投入教書的行列。

她說,護士是她一生最希望投入的職業,不過阿姨的期待卻跟她不一樣。阿姨希望她能夠當"教授"之類的行業。從她的表情中看的出她頗沮喪。她還說,實習的時候大家都很讚賞她的工作態度與服務,曾經有保險公司的老闆說要她不要唸書直接去幫她工作。當時因為她還只是個大學新鮮人,雖然去保險公司也是接觸人群,跟人溝通的工作,但是,她很清楚,從服務病人的過程中,她能獲得最大的快樂。另外重要的原因是,護士的薪水在泰國也算是水準之上一點點(600-700美金/月),她弟弟不愛唸書,中學畢業就沒升學了,現在找不到工作,所以21歲又重回高中唸書。

從她一小時慢慢的敘述當中,我用破爛的英文會話能力回應及詢問問題,獲得以上的訊息。

聽故事的當下,我猛然回憶起,會話課時她曾經介紹過自己的泰國名字,音近為"西八啦",因為她爸爸很喜歡賭博,希望她的名字帶來lucky;但是她媽媽其實是把她的名字取為「舉止合宜的泰國公主」。之前聽她笑咪咪的講述時,只覺得她可能是泰國有錢人的小孩,爸爸喜歡賭博只是嗜好之一。因為她的外在容貌、舉止,根本就不像是「沒有父母的小孩」(愧疚!真是對不起!)。等到她提及爸爸在她小時候根本就不知去向,突然覺得鼻子一陣酸痛,發現她所要面對的人生是有多麼深沉。

離開早餐店之前,她還是展現一貫笑容的說"I'm lucky, so many people take care of me. My aunt and the Tai lady..."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附和她笑笑的點頭。

她來到這裡已經快四個月了,也許會在這邊申請研究所,也許會回泰國當護士先。雖然我們人生可能就這麼交會一次,但是她都讓我深深反省到,偏見,真的是很要不得,矇蔽了我的眼睛。思考框框很好用,讓我得以迅速累積知識,卻也限制了我認識一個人的觀點。若沒有這一頓早餐,我不會知道堆疊出她的人生,是這樣的故事。


5 鳥共鳴:

論 提到...

http://udn.com/search/?Keywords=%B3h%BDa%AA%BA%C3C%A6%E2&searchtype=overture

看到你的文章,想到前幾天聯合報的一篇文章「貧窮的顏色」(連結為電子版)
很喜歡最後的結論
(其實跟你原文要表達的「偏見」沒什麼關聯啦:p)

姐 提到...



我弟是當兵的時候才發現
原來不是每個家庭都像我們的家這麼美滿幸福?
我也是出了社會才有深刻的體驗....

Bird 提到...

to 論論:
我又離題了嗎?哈哈...真是積習難改...
我其實本來找不到題目的,想訂為「泰國的故事」,
然後出一系列故事,韓國的、墨西哥的...
不過後來突然對「偏見」這個詞很有感覺,
我覺得是因為我對那位女孩有偏見,
認為她很幸福,因為她長的就是幸福的樣子,天生像是沒吃過苦。
所以才有感而發的寫這篇。
看看倒數第三段,我還是有扯上一點點關係啦!
只是不知道要怎麼去表達那種內心衝突的對比感覺...
所以弄巧成拙囉!

論 提到...

pong..
我的最後一句指的是我放得那篇連結文章
可能跟你表達的主題「偏見」不太相連
但覺得跟那女孩的感覺有點像,剛好前天看到那篇所以就把連結貼上。
那位泰國女孩很幸運,不過要樂觀真的不容易,是我學習的對象。

不是指你的想法啦,你想多了

Shine 提到...

乓:
不知道你的中文是進步還是退步了
論論寫的我都看得懂,但被你一解釋,我就不懂了!
還好,論論後來又讓我看懂了!